乐文屋 - 都市小说 - 时婳霍权辞小说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550章 甜蜜的婚后生活(全文完)

第550章 甜蜜的婚后生活(全文完)

        对于他们的婚礼,时婳和霍权辞自然没什么意见,毕竟淅川也算是他们看着长大的。

        有了两人的认可,傅淅川这段时间变得很忙,他询问了一下霍九思的意见,结果对方并不愿意去国外举行婚礼,所以婚礼的地方也就变成了京都的一处教堂。

        霍九思向研究室里请了假,说是要好好休息几天,作为新娘子,自然不能一脸疲惫的去参加婚礼。

        商业新贵和霍家的女儿结婚,这是一件大事,京都瞬间热闹了起来。

        这场婚礼全是傅淅川一个人设计的,不希望任何人掺和,大到流程,小到典礼上需要用到的花,全是他自己亲自挑选。

        杀伐果断的男人亲自做起这些事情,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霍九思这三个字,似乎让他把对生活的所有锋芒,全都变成了绕指柔。

        毕竟是第一个孩子的婚礼,时婳显然也开始紧张了,但傅淅川那边又不要任何人插手,她只能每天差人去询问进度。

        聚餐的时候,南锦屏笑话她,“小婳,你这是比自己结婚还要紧张。”

        当初时婳和霍权辞的婚礼,举办的很简单,两人历尽千帆,重新相逢,一切的礼仪形式都显得不那么重要,只要能握住彼此的手,就是命运赠予的最好的礼物。

        所以那个时候的时婳是平和的,不像现在,每隔几分钟就要询问一下婚礼的进度。

        时婳终于冷静下来,也觉得好笑,“就是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一转眼,九思居然也要嫁人了。”

        南锦屏的眼里满是感动,握住了她的手,“日子只会越来越好的,小婳,不管是你,还是九思,或者是那两个未成年的小不点,你们都会越来越好。”

        时婳现在最担心的,也就是自己的几个孩子。

        她拍拍南锦屏的手,感叹的低头喝茶,“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南锦屏不再说话,电视里在放着顾丞主演的电视剧,顾丞今年斩获了两个影帝奖项,在娱乐圈里的地位越来越超然,而南锦屏作为他的经纪人,一直常年跟在身边。

        就像时婳说的,她对现在的生活也很满意。

        来到婚礼那天,一直潜心钻研的司若尘终于冒了个脑袋出来,揉着眼睛看了一眼外面的阳光,“九思要结婚了啊,好,真好。”

        他的嘴里一般也吐不出其他形容词了,他这条单身狗的日子也过的不错。

        其实中间时婳想过给司若尘介绍女生认识,好说歹说的把司若尘骗去和女孩子约会,结果约会到一半,司若尘头也不回的走了,说是要给自己的虫子过生日,女孩子是哭着来告诉时婳的,还说自己不如一条虫子。

        那个时候时婳就知道,司若尘就是注孤生的命。

        但是司若尘本人乐在其中,小日子过的挺潇洒,又加上健忘,实在是没什么烦恼。

        郁白焰自从收获了江池鱼后,就天天变着花样的炫耀,奈何周围都是有家室的人,他实在找不到成就感。

        好不容易等到司若尘出关,他逮着人就反复的说结婚有多不好,女孩子有多不好,身体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软。

        司若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压根没听出人家是在炫耀,嘴欠道:“你老婆既然管得严,那就离了吧,你长得好,何愁找不到下一个。”

        郁白焰气得鼻子一歪,直骂他是榆木脑袋。

        这场婚礼上,许多很久不见的老朋友都来了。

        最让时婳觉得意外的是,刘景淑居然也来了。

        自从老爷子去世后,刘景淑就再没有回过京都,没想到再次回来,会是在九思的婚礼上。

        现在的刘景淑变得异常安静,在一群人的喧闹里,她甚至有些格格不入,穿着朴素的衣服,就那么平和的看着。

        因为来的熟人多,霍九思本来是有些紧张的,但看到那么多面孔,也就松了口气。

        傅淅川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弯着嘴角站在红毯的另一边。

        霍权辞作为父亲,必须将女儿的手交给对方,所以今天他也打扮的很隆重。

        霍九思挽着他的胳膊,心里有些感慨,“爸,我这好像是第一次挽你吧?”

        这话其实有点儿煽情,因为在罪恶之都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并不好。

        她很想和这个男人亲近,但他彻底忘记了她这个孩子,甚至一度以为这不是他的孩子。

        所以霍九思和他,其实并没有那么亲。

        父亲和孩子的距离,远没有母亲那么亲近。

        这会儿听到霍九思这么说,霍权辞扭头看    了她一眼,“这胳膊是属于你妈的。”

        霍九思抽了抽嘴角,只觉得好笑。

        别人的婚礼上,也许还有哭声,毕竟当父母的,多少都会舍不得自己的女儿。

        但是这场婚礼上,从头到尾都是温馨的。

        霍权辞将霍九思的手交过去的时候,中途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小月亮长大了,但在我的眼里,她始终是个孩子。”

        傅淅川接过霍九思的手,郑重的点头,“霍叔叔,我不会辜负她的。”

        在这种场合里,霍权辞不善言辞。

        站在场下的时婳扶额,还以为这个男人能多讲几句话,结果还是这么简洁,真是没救了。

        罪恶之都也来了人,罪恶之都现在是司冷的地盘,但碍于和霍琴琴的恩怨,他本人并没有现身,而是让人送来了礼物。

        柳清浅也来了,回到罪恶之都后,她的日子似乎过得不错,闲下来就天天织围巾,去年冬天,时婳就收到了好几条。

        只不过两人始终没有刻意的熟络,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时婳本以为今年那位姑姑会来,但是等到婚礼都快结束了,还是不见人影,姑姑不来,戚焰自然不会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也许两人真的很久都没有见面了吧。

        教堂外,戚焰安静的坐在汽车里,已经有人将他的礼物送了进去。

        坐在他旁边的,是不曾现身的司冷。

        司冷身上的戾气比以往更重,这是上位者的气息。

        相比较他的锋芒毕露,戚焰就十分温和,像是一道晚霞,安安稳稳的坐在这。

        “真没想到,那孩子居然都结婚了。”

        司冷纳闷极了,当初还想争取一下moon的抚养权,奈何霍权辞识破了他的计划。

        戚焰温柔的笑笑,眼睛上依旧缠着一圈丝带,“这很好。”

        司冷看了他一眼,命令司机开车。

        回到罪恶之都,是在第二天之后。

        上一次因为戚家有人去世,戚焰去了一趟京都,也遇到了时婳的几个孩子。

        其实当时他是有些慌乱的,但是那几个孩子就和时婳一样,通情达理。

        森林一角还是和以前一样,十分宁静。

        又是一年枫叶红的时候,姑姑又来看他了,带来了自己酿的酒。

        戚焰抱着小花儿,手上揉着它的耳朵。

        他最近染了风寒,总是咳嗽。

        姑姑故意骗他,说是他得了重病,活不了多久了,问他还有没有什么遗憾,让他写下来。

        还有遗憾吗?

        或许真的有,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时间可以一直停在高中那几年。

        姑姑虽然年纪大了,性子却依旧有些顽固,她真的很想看看戚焰的遗憾。

        如今大家的生活都迈上了正轨,京都一切太平,森林一角里这么安静,他就不想念曾经的繁华么?

        戚焰是戚家主,他曾经的风光也是一路厮杀上去的,这样的人,真会喜欢这种没有波澜的人生?

        “姑姑,以前我的日子很困苦,但我过的很潇洒,那会儿我还年轻,总觉得出了什么事,都能拿命挡,命比纸贱,后来我第一次遇到小花儿,她眼睁睁的看着我打趴几个人,就那么安静的站着,就像是一道光照进了阴暗里,照出了我的肮脏,不堪,我觉得她刺眼,可我也明白,我想用命保护她。”

        他是戚家主的时候,很多人爱慕他,但她们爱的,是他活在刀光剑影里的英武,是他凌然于世间的黑暗姿态。

        她们心动的是他的潇洒,凌冽,张扬。

        只有时婳,在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混混的时候,淡淡撑着下巴,很温和的说:“你和他们说的不一样。”

        这句话就是钢刀利叉,刺进他鲜活柔软的心窝。

        “姑姑,小花儿在为我看这个世界,我只要这么想着,这里就很柔软。”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笑得温柔。

        姑姑没说话,给他倒了一杯酒。

        小花在他的怀里翻了个身,懒洋洋的甩了两下尾巴。

        既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一旦喜欢上谁,就别无所求,一辈子很短,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可这种心情很长,如高山大川,绵延不绝。

        戚焰是这样,京都曾经纠缠过的众人,何尝不是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