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懒得取名字也是一种标题

第一百三十一章 懒得取名字也是一种标题

        对于达姿这回合抽到的卡片居然是【削命的宝牌】,隼人有些无奈。

        哪怕换成其他任意的卡片,如羽毛扫、雷击之类的卡片,隼人都有办法接下,毕竟他后场上的两张盖卡也不是摆设,然而达姿抽到的偏偏是过牌效果赖皮到不行的【削命的宝牌】。

        “从卡组中抽牌,直到我的手牌变为五张为止。”达姿的话说到一半停顿了下,隼人便无奈地接上了,“然后你要支付一个巨大的代价,指五个回合后才舍弃全部手牌。”

        “这种赖皮的效果就别拿来水字数了,达姿。”隼人摆摆手,“回去后我绝对要让海马和贝卡斯把这张卡给削喽,用这张卡的人都不要脸。”

        哦,隼人也有这张卡啊,那没事了。

        看了一眼自己所抽出的五张卡片,达姿笑着对隼人说道:“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隼人,因为这场决斗在我抽到如今的一手卡片后,胜利的一方已经显而易见了。”

        “能够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抽到【削命的宝牌】,毫无疑问的,这颗星球的命运也在向我倾斜,想要我将蛀虫般的人类毁灭!”

        “胜利之风,正从我达姿身后吹来!”

        达姿说着,抽出一张卡片举过头顶:“以防万一,我先发动这张卡片,魔法卡【大风暴】!”

        “将双方场上的魔法·陷阱卡全数破坏!”

        伴随达姿发动了【大风暴】、将卡片插入决斗盘当中,二人身周被骤然升起的飓风所包围。虽然说是“破坏双方的所有卡片”,但是此时此刻有魔法·陷阱卡的也就只有隼人而已,隼人后场上的【未来融合】以及两张盖卡在强风中开始颤抖。

        不过,隼人早已料到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早就盖下了可以应对前场或是后场破坏的一张卡片,当即按下了发动盖卡按钮。

        “别想破坏我后场的盖卡,达姿,我才是那临近的风暴!”隼人一挥手,身旁的卡片打开,露出卡片,“见识这份抛瓦吧,陷阱卡【替罪的黑暗】!”

        “要让场上的卡破坏的对方的魔法·陷阱·怪兽的效果发动时才能发动,那个效果无效,然后我从卡组中将一只等级3☆以下的暗属性怪兽送去墓地!”

        这就是隼人所准备的,不管是【黑洞】还是【羽毛扫】都能康的究极陷阱,区区一张【大风暴】就想破坏隼人宝贵的后场,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甚至于隼人还可以从卡组中精准堆墓一张强力怪兽卡。

        如此想着,隼人接住了决斗盘检索到的等级1☆的“强力怪兽”———【永火死亡枪手】送入了墓地之中。而在他的身前,【永火死亡枪手】的幻影浮现,对准临近的风暴抬起手中的左轮枪,扣动扳机。

        风暴被看似渺小的一发子弹瞬息击破,而全力以赴的【永火死亡枪手】的身影也从隼人身边消散。

        “多谢了,【永火死亡枪手】。”对身边的卡片道了声谢,隼人看向达姿道,“看到了吗,达姿,这就是我与我珍视的卡片之间彼此信任的证明,别想动摇我们之间的羁绊。”

        达姿见【大风暴】虽然揭露了隼人后场的其中一张盖卡、但并未取得最大成效,本来不太在意,只当是自己已经用【旋风】拆除了隼人的一个陷阱了,但是听到隼人居然还是相信着精灵的力量,他却皱起了眉头。

        知道隼人很难说服的达姿深吸一口气,说道:“真的是那样吗,隼人,什么都无法动摇你们之间的羁绊?不,不是那样的,精灵是不值得信任的存在。”

        抽出一张卡片,达姿选择了用事实向隼人证明自己的观点:“我要发动这张装备魔法卡,【契约履行】!支付800点基本分,复生我墓地中一只仪式怪兽,并装备这张卡片。”

        “继续完成未尽的契约、从我的墓地之中复生吧,【纳祭魔】!”

        在达姿场上出现了一张契约书,随着达姿身上涌出一股黑气,他的基本分化为了缓缓出现在契约书上的血色字体,纸张被一对利爪撕开,之前被【耀光龙女】破坏了的【纳祭魔】再度出现在达姿场上。

        【达姿:2000→1200lp】

        【纳祭魔】(契约履行)【atk0】

        牙白!我的后场上可没有能够再康一次【纳祭魔】效果的卡片了啊。看着再度出现在达姿场上的【纳祭魔】,隼人充满了紧张感。

        虽然他有在卡组里放入【技能抽取】这类可以无效怪兽效果的卡片,但是从隼人刚刚选择了使用【耀光龙女】的效果无效并破坏【纳祭魔】、而不是选择启动盖卡就能看出,隼人暂且没有抽到那些卡片。

        当然了,其实也已经抽不到了。

        看着被回合开始时小蓝的堆墓送进墓地里的【王宫的敕命】、【技能抽取】以及他卡组中的王牌之卡、无敌的【通灵外质体】,隼人无声地叹息。居然将我的“灵摆”卡片送去了墓地,不可饶恕啊小蓝!

        (小蓝:上回合你还说谢谢我呢!)

        虽然在主要阶段一开始时达姿为了骗出【耀光龙女】的康已经发动过一次【纳祭魔】那一回合仅有一次可以使用的效果,但是随着【纳祭魔】被送入墓地然后复生,它的效果却得到了重置可以再度发动。

        决斗怪兽,很神奇吧。

        “发动【纳祭魔】的效果,一回合一次以对方场上一只怪兽为对象,将那只怪兽在其上装备,使【纳祭魔】获得与装备怪兽相同的攻击力·守备力。”

        达姿一边说着,伸手指向了隼人场上有着最高攻击力的【嵌合超载龙】,“我选择的怪兽就是你的那只被【改变命运】变为守备表示的【嵌合超载龙】,与其在破灭的命运尽头以这副难看的姿态迎来终极,倒不如成为我毁灭世界的养料之一吧!”

        在【嵌合超载龙】不甘的咆哮声中,【纳祭魔】睁大了的独眼释放出的紫色光芒将其浑身笼罩,使得庞大的机械巨龙缓缓沉入了地下,取而代之的是【纳祭魔】展开的肉翼上露出了【嵌合超载龙】造型的凸起,仿佛它正被封印在里面。

        而隼人只能看着自己的老朋友从身边离开,无可奈何地面对攻击力开始飙升的【纳祭魔】。

        【纳祭魔】(契约履行、嵌合超载龙)【atk0→4000】

        萎靡了许久、在场上一直都是杂鱼一般地位的【纳祭魔】在装了近两个回合的孙子后,通过吸收【嵌合超载龙】的力量终于雄起,一跃成为了全场攻击力最高的存在。

        虽然达姿的【纳祭魔】比起贝卡斯的【纳祭魔】,不仅吸收的怪兽只能有一只、也无法一并获得【嵌合超载龙】的效果,就连被保留下来的反弹伤害的效果也变成了共享伤害,但是一只攻击力4000点的怪兽本身就已经足够强力了。

        尤其是,隼人场上攻击力2800点的【地灵神-格兰索尔】以及攻击力一青眼的【半龙女仆·龙女管家】都是攻击表示的情况下。

        不过单就达姿目前场上的布置的话,虽然会给隼人带来一定的麻烦,但并不致命,顶多也就是把自己的基本分打进风中残烛而已。

        为了胜利,隼人甚至开始在心中恬不知耻地开始对自己狂奶。

        可问题在于,在利用【纳祭魔】吸收了【嵌合超载龙】以后,达姿却没有进入战斗阶段的想法,而是再次抽出手中的卡片打算继续展开。

        “见到了自己的怪兽转投对手的阵营,隼人,现在的你感觉如何?我说过了吧,精灵们的力量是不可靠的,对于他们就不应该是信任、而是完全彻底的支配才行。”看着隼人,达姿将一张卡片插入魔法陷阱区域,从容地说道,“精灵就是那种不可靠的存在啊!”

        “就用这张【雷击】,我要将隼人你身边的那些碍眼的卡片精灵全部破坏!”

        伴随达姿的卡片发动,隼人的场地上方凭空落下了四道威势十足的雷光、向着四只怪兽齐齐轰落。

        不得不说达姿可真是鸡贼,先是摆出一副想要阻止【五神龙】降临所以想用【大风暴】破坏【未来融合】以及两张未知盖卡的模样,迫使隼人不得不为了降低损失启动了【替罪的黑暗】。

        于是现在,后场上的另外一张卡片并非【替罪的黑暗】这类可以无效破坏的卡片的隼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雷光轰临。

        【地灵神-格兰索尔】、【半龙女仆·洗衣龙女】、【半龙女仆·育婴龙女】、【半龙女仆·龙女管家】,全数破坏!

        “轰!”

        【雷击】的力量将隼人场上的怪兽们一口气全数破坏之余,达姿得意的笑声也随之响起。

        “哼哈哈哈哈,终于啊,那些碍眼的怪兽们终于从你的身边离开了啊,隼人!”

        大笑着的达姿摆出一副马利克看了沉默、贝库塔见了流泪的满分颜艺,望向隼人道,“好可怜啊,隼人,你看,精灵们果然接连离开了你吧?”

        “你应该清楚,只有我才是你的朋友,只有我需要你啊!”

        “打住,你这家伙是哪来的炮勇吗?”生怕嗨起来了的达姿接下来说出“对不起我爱你”之类的话,起了鸡皮疙瘩的隼人连忙打断他道。

        见隼人一脸抗拒的表情,达姿也不在意,而是挥手道:“还是不愿意加入我啊,隼人,但是没有关系的,因为毫无疑问,这场决斗已经结束了,人类的命运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你被我击败后、迎来毁灭,成为新世界诞生的肥沃土壤!”

        “接下来进入我的战斗阶段,首先的是,【万手神】的直接攻击!”

        “青铜御座!”

        得到达姿的指令,从开局就出场一直都在摸鱼的【万手神】终于有了展现自己的机会,身后那让人密恐发作的无数手掌攥成了拳头、喊着“欧拉欧拉”地向隼人冲了过来。

        【万手神】【atk1400】

        明明之前隼人还有着满满一个场地的怪兽,其中不乏【嵌合超载龙】、【地灵神-格兰索尔】、【半龙女仆·龙女管家】这般的强力怪兽,此刻却连一只攻击力不到1500的杂鱼怪兽都能对隼人发动攻击。

        后场上,【未来融合】所寄托的未来还没到来,另外的一张意义不明的盖卡也没有被隼人发动,【万手神】的拳头打在了隼人的胸口处,扣除了隼人仅存不多的基本分一大半。

        【隼人:2000→600lp】

        “唔!”捂着自己胸口被击中的位置,隼人因为疼痛不由得微微弯下了腰。即使是寻常的决斗,基本分被降低到600点的程度时也会给人的身体带去一定的负担,更不提隼人此刻还是在“星球之暗”的聚集地———“奥利哈刚神”的体内与达姿进行着黑暗游戏。

        看着被【万手神】攻击后一脸忍不住的难受表情的隼人,达姿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本不该这样的,隼人,你我之间本不该走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他也收起了自己手牌中原本准备打出的【禁忌的圣衣】,这是为了防备【炸裂装甲】、【神圣防护罩-反射镜之力-】而准备的卡片,不过看样子隼人后场的那张卡片似乎不是攻击宣言时适用的陷阱?那么,也就没有使用的必要了。

        “这是最后的了,【纳祭魔】的直接攻击,在此击败小林隼人!”

        达姿伸出手指向隼人,“末日冲击光焰!”

        “这一击过后,你那风中残烛般的基本分将会被清空,而我也将获得胜利!”看着隼人,达姿的声音低了下去,“结束了,隼人,我的英雄......”

        而随着达姿做出攻击指令,【纳祭魔】的肉翼上露出了其所吸收的【嵌合超载龙】的数颗机械龙头,明明是机械造物,达姿却能从【嵌合超载龙】上看出“不甘”与“抗拒”。

        但是,在达姿以及“奥利哈刚神”的力量的加持下,【纳祭魔】虽然不及贝卡斯使用时的状态、却也不是【嵌合超载龙】可以抗拒的,六束充满毁灭气息的激光束从机械龙头口中吐出、袭向隼人。

        而隼人的身影,淹没于攻击所激起的烟尘之中。

        达姿略感遗憾,抬起的手臂垂下,觉得决斗已经结束了,就要上前去回收被自己所击败的隼人。

        虽然是黑暗游戏,但是达姿可从没有想要杀死隼人的想法,所以在最后一击时也是参考了一下隼人的身体状态后让【纳祭魔】收着力攻击的。现在的隼人,被攻击力高达4000点的【纳祭魔】的攻击直接命中后,虽然不至于死去,但应该也已经陷入昏迷了吧。

        那么接下来,就是重新控制住之前中断了连接的“奥利哈刚神”,回到外面去把无名的法老、塞特还有那个城之内克也给解决掉了。

        达姿这样想着,就要解除手臂上以“奥利哈刚神”的黑暗魔力构筑出的决斗盘。可是,让他意外的是,决斗盘并没有随着自己的心意而解除?

        这似乎有些不太对劲,简直就像是,决斗还在继续?

        烟尘略微消散,达姿看见隼人的身影居然依旧挺立着出现,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因为他赫然发现,虽然在【纳祭魔】的控制下【嵌合超载龙】强制做出了攻击,但是那六束激光却全数扫在了隼人身周的地面上、没有哪怕任何一丝一毫攻击到隼人?!

        “看样子,我的战斗还没结束呢,达姿,而我的精灵也不愿意对我出手。”看着一脸意外的达姿,隼人勉强露出笑容说道。而在达姿错愕的眼神中,他看见了充溢于“奥利哈刚神”体内的黑暗力量,居然开始向着隼人的身周汇聚而去,在他的脚下留下一片诡异的纹路?

        “陷阱卡【荣誉的祭品】,在我的基本分是3000以下的场合、被对方直接攻击宣言时才能发动,使那次的攻击无效,然后在我的场上将两只【祭品石碑衍生物】特殊召唤。”

        “并且,我从卡组中将一张名字带有【地缚神】的卡片加入手牌。”

        两尊石像在自己身前自脚下的壁画中缓缓升起矗立,隼人看了眼自己身后因为饿了太久而大肆吸收着黑暗力量的卡片精灵,从卡组中抽出一张卡片,看向达姿道:“对付的是想要毁灭世界的反派角色的你的话,用这一张卡片比较好吧?”

        “我将【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加入手牌!”

  https://www.lewenwu.cc/73/73353/325662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w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