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反派男配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心魔破

第二百七十七章 心魔破

        “父亲!我查出了真相,一切的一切都是元家之人故意设计的,从魏毓的婚事开始!黄颉使出美男计勾的魏毓上了心,让她背叛了魏家,从而埋下最大的祸端。”

        魏灼想到魏毓利用母亲对她的拳拳爱护之心,引得母亲毫无防备地做了那瓮中之鳖,就觉得自己那么一剑结果了魏毓,好似太过简单。

        魏崇光有些怆然,他早已在杀了黄颉的贴身随从林叔、之后在继续追杀黄颉之时,才跟随着黄颉进入了元家地界。

        在进入元家地界之时他才恍然大悟,只是一切晚矣!

        “到我去往重炎城,因为识人不清、见火精眼开,把富阳丹行的大掌柜钱书招了进来,让掌门对我们魏家产生了严重不满,认为钱书是在魏家的唆使下将富阳丹行化为己有!”

        “此事让掌门在玉华之心上和稀泥、推诿!”

        “这时候老祖坐化的消息传出来,直接让那些人更加大胆、肆无忌惮的欺压魏家!”

        随着魏灼一句接着一句剖析此事,让魏崇光不得不睁开了“双眼”,他自以为是的逃避现实,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魏崇光深深地闭上了眼睛,他们魏家一向防着元家计算他们,可是这一环连着一环,而就是那老天爷也不站在魏家这一旁,把他们魏家最大的保护牌都收了回去。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阿灼,从今以后你就是魏家的家主!我会全力扶持着你坐上秀山峰峰主之位!”

        魏灼却蹙眉头道,“父亲,现如今我们应该合全族之力反杀元家!”

        他补充道,“我把二哥也一并保下来了,只不过二哥似乎在西境伤了气运!”

        魏崇光摇了摇头,“魏氏一族早就分崩离析,其中最为出息的一脉就是我们这深耕华阳宗的一脉!”

        他盯着眼前似乎已经被现实追逐着长大了的幼子,“阿灼!我们魏家的资源只够扶持着你一人!你准备结成元婴吧!”

        魏焃就是那个弃子!不是他魏崇光这个做父亲的心狠,是魏家的希望都寄托在魏灼的身上。

        魏灼陡然一惊,“父亲!我们可以先将二哥身上的事情解决了的!”

        “从那西境找回二哥丢失的气运!”

        魏灼甚至阴险地猜测道,“我觉得是二哥勾连了魏家的气运!他的气运一失,导致我们魏家的气运源源不断地往外泄去!”

        魏崇光眼神锐利地问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气运之说虚无缥缈,但是修仙之人却极为重视气运。

        魏灼迫于魏崇光那极具威势的眼神下,他喃喃自语般说道,“那大悲寺的和尚算出来的!”

        他那时候一人在外流浪,看见一个大悲寺的小和尚在测字,便随意写下了一个“魏”字。

        那小和尚却直接劝他,“迷途知返,魏家气运已失。”

        魏崇光一听大悲寺,就听信了几分魏灼先前的大胆猜测,他的心中忍不住的悲伤涌上了他的喉咙,他带着略微更咽地说道,“原来,原来如此!”

        “这可真是老天送了我们‘厚礼’啊!不铲除我们魏氏就不罢休了?!”

        “我们魏家先祖可是!可是以一人之力拯救整个东极大陆啊!这恩情···这”,老天都不记得了吧。

        魏灼却默了默,最后还是忍不住出声,“父亲,那元家之人也有我魏家血脉!”

        魏崇光如同被雷击了一般,久久不能自语!

        他深深地看了魏灼一眼,突然从自己的手指上脱下了两个戒指递给魏灼,“你收好!这里面的资源足以供着你修炼至元婴后期!”

        魏崇光的眼里含着惊人的目光,“我会带着你二哥一起去解决了那西境之事!”

        他知道不把魏家丢失的气运重新夺回,那么他们魏家会翻不了身的!

        魏灼似乎听懂了魏崇光的言下之意,他不仅喊道,“父亲!”

        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劝慰魏崇光,是让他不去西境解决气运一事?!还是···

        魏崇光拍了拍魏灼的肩膀,“你快结成元婴吧!我为你护法!”

        魏灼在恍惚之间被魏崇光推进了密室之内,而魏崇光就坐在他的不远处看护着他。

        魏灼坐好,闭上了眼睛,心里却在不断地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明明已经做出了改变,他救回了魏焃的性命,又亲手斩杀了魏毓,还找到了魏崇光。

        可是他明明都改变了一切,可是现如今的他又走回了原点!

        为什么到头来他还是那孤家寡人?!

        不对的!

        可是究竟是哪里发生了不对,他却说不上来!

        魏灼却悄悄地掀开了自己的眼皮子望向端正坐在他不远处,正在打坐的魏崇光。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父亲!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契约的灵宠吗?!”

        魏崇光突然睁开了眼,很是严肃地望着魏灼,眼神之间慢慢地冷了下来,好似魏灼被什么魔物给污染了一般,“你小时候根本没有契约什么灵宠!”

        魏灼却不敢相信,他坚持自己的想法问道,“不!我记得我七八岁时跟着李师兄!去了一趟五指峰带回来了一只锦鸡!”

        “那只锦鸡在哪儿?!”

        魏灼的话里带着满满的质问,“是你忽悠着我契约了那只锦鸡!是你告诉我那只锦鸡是我这一生最好的伙伴!是你告诉我我的心心永远不会背叛我!”

        魏崇光却一下子站了起来,好似看着怪物一般看着魏灼。

        不知道魏崇光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神又逐渐软和了下来。

        魏灼在这时的魏崇光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母亲王落英的身影。

        他只听魏崇光温和地说道,“阿灼!魏家就只剩下你一人了!你可是我们全家的希望!你不应该被外物所打扰!”

        “你快摒弃你心中的幻想,赶紧结成元婴吧!”

        “我和你的二哥,会为了你解决一切后顾之忧!”

        魏灼却摇了摇头,很强势地说道,“父亲!我不会同意你用你和二哥的牺牲来换取我以后的命运!”

        魏崇光好似维持不住那温和的态度,一下子又暴躁了起来!

        他怒斥道,“若不是只余你一人!我怎会选择你!”

        魏灼慢慢地趋于平静,好似想起来了全部,一字一句地说道,“心心是我身边或不可缺的一部分!我早已打破了元家的阴谋诡计,而你只是我的心魔!”

  https://www.lewenwu.cc/81/81118/308381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w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