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狂妃驾到:冷王别怂 > 第32章 京都最配草包

第32章 京都最配草包

        众人:……不是说端王妃是个嘴笨木讷、只知道舞刀弄剑的粗人草包?怎么嘴巴如此会说话?

        楼越:妹妹的嘴巴变得好巧,真是越来越惹人爱了!

        林丰烨大惊:这特么不就是把老子打成狗的那个小白脸!

        林丰烨赶忙拼命的摇晃他爹林子祥的胳膊,小声道:“爹,爹,这就是那晚在与君悦侮辱你的小白脸!”

        “你说谁?”林子祥前后左右看了看,有些懵。

        “就是她,端王妃!”

        “……烨儿,你是不是没睡醒,说梦话呢?”林子祥皱眉,早上他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叫起了这个讨债鬼。

        “就是她,我没看错!”林丰烨咬牙切齿,盯着楼柒柒的侧面,面红耳赤,牙龈都快咬出血了!

        从小到大,哪个不是宠着他哄着他惯着他,只有这个草包,竟然敢光天化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侮辱他!

        真是气死他也!

        楼柒柒,等着吧,小爷定要你千倍百倍的还回来!

        不打的你满地找那什么,小爷就不姓林!

        注意到自家讨债鬼眼里仇恨的目光,林子祥眉头紧锁,轻声呵斥,“此乃皇宫,你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爹你又怕了?你放心吧,姑母那么宠爱我,定会为我出头的!”

        “……”

        全场只有苏云南最淡定,毕竟他已经见识过楼柒柒嘴巴的厉害程度了。

        “嘴巴倒是挺甜的。”林宛箐眉头微挑,说了这么一句。

        楼柒柒皱眉,怎么还不叫她起来,虽然她的膝盖很硬,但也不想一直这么跪着。

        苏云南见楼柒柒没了动静,整个人在那愣神,而底下的王宫大臣门已经在窃窃私语了。

        苏云南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这个草包,是不是在故意丢他的脸?

        用脚轻轻踹了踹人,楼柒柒抬头望向他,有些不满的满脸问好:“?”

        “生辰礼物。”苏云南尽量压低了声音,从牙齿缝里边憋出了几个字。

        楼柒柒终于是醒悟过来了,看着她后知后觉的表情,苏云南恨不得用麻袋把自己套起来。

        原来在等着她送礼物……

        难道不是这个渣男和她算是一家的?还要她单独送,还得是奇珍异宝,她哪来这闲钱!

        楼柒柒微微想了想,双眼泛起了金光,有了!

        “母后大人,其实臣妾并没有准备什么奇珍异宝送给您!”

        “嘶!”

        全场都抽了一口冷气,草包果然还是那个草包,还以为她能说会道,脑子也变聪明了,全场同时也在看好戏,这下子端王和端王府的脸都丢尽了。

        特别是贤王苏云珏和他的王妃余若莺,二人更是一脸轻蔑的模样。

        贤王苏云珏排行老大,长相与苏云南、苏云奕兄弟长的不太像,比二人更加黑一些,小麦肤色,整个人更有魅力,乃是已故张太妃所生,已经二十五岁了。

        贤王妃则是礼部尚书之嫡女,年芳二十岁,怀里抱着三岁的世子。

        贤王世子长的与他母亲余若莺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白白胖胖的十分可爱。

        此时怔怔的望着楼柒柒。

        “父王,母后,这个姐姐长的真好看。”

        苏云珏:……

        余若莺:……

        而原本打算冲出去告状的林丰烨听到楼柒柒这番话,离凳子三厘米远的屁股又坐了回去,脸上尽是得意。

        哼!这个草包真蠢,这下不用我出手你就要死!

        林子祥刚想伸手拉人,见到他又坐了回来,随即手又收了回去,松了口气。

        “臣妾觉得奇珍异宝什么的母后定然不缺,而且什么奇珍异宝也无法形容母后的风范。”

        楼柒柒接着道,林宛箐紧皱的眉头这才微微舒展,心里被楼柒柒的马屁拍的特别舒服。

        众人:……这个草包啥都不会,倒是挺会拍马屁。

        “那你说说何物才能配的上哀家?”林宛箐的胃口被吊了起来。

        “臣妾不才,特地为母后做了一首诗。”楼柒柒脆脆的说道。

        “什么?”众人更惊了,这个草包还会作诗?作出来的诗怕是连三岁小孩也比不上。

        众人在底下窃窃私语,声音越来越大,苏云奕眉头微皱,边上的老太监见到他的表情,尖着嗓子叫到:“肃静!”

        底下立刻寂静无声,皆啼笑皆非的望着楼柒柒,竖着耳朵听着。

        “你且说来听听。”林宛箐心里有些咋舌,面上却没有嫌弃之意。这个小儿媳妇,她心里是打一万个不喜欢,奈何人家大哥楼越是兵马大将军,手下都是精兵良将,她的皇帝儿子还要靠楼越来与那个苏煜抗衡,她不得不给一点面子。

        楼柒柒面目含笑,缓缓开口,声音既清亮又有些慵懒。

        “云想衣裳花想容。”

        只第一句,众人不屑的脸上被震惊所替代,挠了挠耳朵,定是听错了。

        而一边的苏云南那是听得最清楚的,他敢肯定却是没听错。

        苏云南见到众人惊讶的舌头都快咬掉的表情,面上尴尬的神色瞬间消失殆尽。

        “春风拂槛露华浓。”

        第二句传到耳朵里,众人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皆屏着呼吸期待着下一句。

        苏云珏与苏云奕脸上讶然的表情也尽收在楼柒柒眼中。

        这李太白大佬的千古名句还多着呢,有你们震惊的时候。

        “若非群玉山头见。”

        “嘶!”众人再次吸了一口冷气。

        “会向瑶台月下逢。”

        楼越望着楼柒柒的眼中满是慈爱和骄傲:虽然我对诗词歌赋不是很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妹妹果真是脱胎换骨了,不愧是我楼家儿女!

        最后一句刚说完,原先身为太子太傅的李常用再也坐不住了,只见他肥胖的身子猛地起了身,手中拿着纸笔,搜的就跑到了楼柒柒身边,弯着腰满脸的堆笑。

        “端王妃,还请您给老臣签个名吧。”

        “嘶!”此话一出口,周围的冷气算是被众人吸光了。

        李太傅是谁?可是皇上身为太子时的太傅,整个京都最有学问的,连李太傅都如此失态,可见这首诗有多好。

        “切,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酸诗,小爷是一个字也没听懂,太后姑母,赶快惩罚这个心口开湖的草包王妃!”

        林丰烨揉了揉耳朵,大声的叫到。

        此话一出口,林子祥的眼角狠狠地抽了抽,同时还有林宛箐的眼角也狠狠地抽了抽。

        众人则嗤笑出声,连信口开河都会说错的草包。

        这个林丰烨和这端王妃楼柒柒原先都是京都出了名的草包,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两个是京都最配的人。

        “你给我闭嘴!”林子祥见到众人轻蔑的表情,怒斥了一声,又阴森森的望向了笑得最大声的几人,几人立刻噤声。

        这个林太尉可是睚眦必报的阴险小人,势力又十分庞大,他们惹不起。

  https://www.lewenwu.cc/90/90364/29853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w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