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家父汉高祖 > 第367章 谁言四郎不类父?

第367章 谁言四郎不类父?

        刘恒前来长安,主要是为了两件事,刘启封王,以及南国诸事。

        刘启的事情,刘恒只要做个见证就好,而南国的事情,就没有刘长所想的那么简单了。

        “主要还是人力不足的问题,楚国还好,吴,长沙,南越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一个梁国的百姓,就能顶这三国之民...我在南国,也是想方设法,免肉刑,鼓励生育,开医馆,推广新作物...可还是不够啊。”

        刘恒皱着眉头,认真的说道:“而南人又有陋习,爱蓄奴,其中以巴蜀,长沙,南越,吴等地最重...富裕人家,家臣隶奴数百,又有家僮宅妾,就是不算这些私奴,如今之官奴便有十余万之众...”

        “若是说诸侯吏之奴...那是难以数计啊。”

        刘恒认真的说道:“按着汉律,彻侯奴二百,公主二百,关内侯及吏民则百...而我大汉有吏员近十万...其奴几何?”

        “再加上地方那些豪族,奴婢千群...”

        刘长轻轻抚摸着胡须,问道:“四哥的意思是?”

        “可以一步一步减少他们的数量,将他们变成庶民,让他们独自耕作...这是能在段时日内增加人丁的最好办法,我认为,陛下可以下令,且先将所有官奴之中年满五十岁的人赐为庶民。”

        “然后明确的规定官吏奴婢之数...最后再逐步削弱地方蓄奴之风。”

        刘恒有着很精细的想法,就是针对如今的蓄奴之风,刘恒认为,如今的蓄奴规模虽然比起从前要小很多,可这么多不登记在户籍中的奴隶,简直就是浪费,一方面是对这些人的怜悯,另外一方面就是对人力的重视了。

        为别人家办事,和为自己做事是不一样的。

        不过,刘恒很谨慎,这种事,一旦办不好,让那些家臣的日子还比不上从前,甚至开始怀念当初做家臣的滋味,那就要出大问题了。

        听着四哥的话,刘长却哈哈大笑。

        “四哥,你的想法,与朕不谋而合啊!”

        听到刘长的话,刘恒无奈的撇了撇嘴,他太了解这个弟弟是什么德性了,果然,看到刘恒的表情,刘长就迫不及待的狡辩道;“四哥,我说真的,在你之前,就有人给朕说过这件事,他说的可比你可怕多了,他说大汉至少有两百万隶臣是没有登记入户的。”

        “秦国将隶臣登记在主人的户中,可大汉却还有完全被庙堂所遗忘,不在任何户籍里的隶臣。”

        刘长这么一说,刘恒方才有些相信了他。

        “哦?这个人说的倒是不错,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朕思考了很久,最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罢免所有的隶臣!”

        “什么?!”

        刘恒险些跳了起来,他瞪大了双眼,叫道:“不可!不可!长啊!不可!!”

        “四哥,你且别急...我是这么想的,设立一个新的籍,将这些人单独入户,往后有人再用他们,就得给与钱财,不能随意杀害他们,他们可以上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也知道,庙堂不可能让数百万人独自出来耕作,不过,只要立了籍,他们就能算是庶民,与农夫也不过是职务上有所不同而已...”

        刘长很是费力的给刘恒解释起来,刘恒有些明白了。

        “你这是要设立一个专门的奴籍?”

        “奴籍也太难听了,叫隶籍吧。”

        刘长认真的说道:“四哥,你想想,这套办法可不可行?如今的大汉,那些家臣是不能上诉的,不能交友,不能外出,不能饮酒,各方面的限制甚至都不如商贾,甚至都没有自己的户,若是有了孩子,也是终身为他人之家臣,若是设了一籍,那就不同了,没有人可以杀害他们,他们若是攒够钱也能转籍,孩子进入其他籍也可...”

        “可能会有些麻烦,做的不能太急,但是也算不错的办法了。”

        刘恒说着,又问道:“这是谁想出来的?”

        “是我啊!”

        “那是谁最先提议的?”

        刘长无奈,叫来吕禄,低声吩咐了几句。

        刘恒就在厚德殿内吃着茶,耐心的等了起来,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来人,一个老者在几个太医令的簇拥下,一脸无奈的走进了殿内,这人正是陈平,陈平走进殿内,目光就落在了刘恒的身上,两人对视了一眼,又迅速移开了目光,刘恒顿时醒悟了,原来是你啊,难怪呢。

        看到陈平到来,刘长赶忙让他坐下来,又询问起了他的身体情况。

        “多谢陛下的关怀,臣无碍。”

        两人寒暄了片刻,刘长方才想起了什么,又令人去将刘敬给叫过来。

        当这几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整个大汉的豪族都应当颤抖了。

        刘长将刘恒方才的提议又说了一遍,并且将“自己的想法”也说了出来,面对这种当面抄想法的行为,陈平并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满,其实,刘长这样抢功,在很多时候,反而是保护了大臣,有的提议,刘长可以想到,别人若是想出来,那就要坏事了,当然,陈平其实也不在意这个,反正他想到什么也不会有人想不开跟他动手。

        面对刘长的这个提议,刘敬大概是最惊喜的。

        这位仁兄,一旦发现有机会对豪族动手,整个人都会变得激动起来,先前,他就是全力让“百姓们”自愿迁徙,自愿着迁徙了大概七万多户,刘长生怕他做出什么举动来,还曾特意派人去问了,都是自愿的,绝对没有一个是受到强迫的。

        “陛下,此事可矣!”

        “当初大汉初立,百姓食不果腹,只能卖身为隶臣,以求活命,只是一旦卖身,终身为奴,世代为奴,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他们不能上诉,每日为主家做事,也不过是能得到很少的粮食,别说吃饱,有的地方,为了防止隶臣逃走,每隔两天才给他们吃一次饭...地方上,豪族之耕地连绵不绝,家僮隶臣以千计....”

        “陛下如今要设立隶籍,这也是有迹可循的,不过,就怕那些豪族不愿,故意驱赶隶臣,用他们的命来逼迫庙堂!”

        “以臣看来,最好还是让臣来负责这件事,臣会让他们都配合陛下的政策...”

        刘敬的事情告诉我们,人要懂得收敛,不能对一个戍卒欺人太甚,否则,等这个戍卒做了九卿,那是要大霉的!!

        当初那个强征刘敬为戍卒,送去陇西的齐国大族此刻大概是肠子都悔青了。

        刘敬被送往陇西的道路上,正好遇到了一个同乡的将军,他请求这位将军告知一声刘邦,说自己有要事跟皇帝面谈,随即劝说刘邦,要求定都在关内,不要定都在洛阳,提出了掐住天下的咽喉来打击他的后背的安国战略,在随后,张良又提出了跟他一样的建议,于是乎,刘邦即刻听从了吩咐,并且赐姓刘,将刘敬留在了身边。

        再往后,刘邦要出兵打匈奴,特意派使臣去查看,冒顿下令将强壮能战的士兵和肥壮的牛马都藏了起来,只显露出年老弱小的士兵和瘦弱的牲畜示弱,使臣们回来后都觉得可以出战了。

        唯独刘敬看过后对高皇帝说;“两国对峙,一般都是通过武力来威慑对方,如今冒顿主动示弱,肯定是有意引诱我们出击,若是去了要中埋伏。”

        高皇帝大怒,骂道:“齐国老孬种!”

        然后刘敬就被下狱了,高皇帝就出征了,后来的事情就不必多说了,好在高皇帝并非是袁绍,他战败而归,火速释放了刘敬,封为侯,再三道歉。

        事实证明,刘恒,陈平,刘敬三人坐在一起,刘长就只有喊“对对对”的份了。

        三人分别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针对原先陈平,哦,是刘长的简陋的提议,做出了诸多的更改,先赦免四十五岁以上的官奴为庶民,然后再逐步通过新律,规定出新的籍,然后就是想办法为那些主动脱离或者改籍的人提供生活保障,当然,还有针对不听话的豪族该怎么办的律法。

        三人一致认为,这件事,是要从上往下,先从皇帝这里开始,才能让其余人信服,至于官吏这边,问题倒是不大,一切都可以按着爵位来做出合理的规定,爵位不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吗?

        刘长激动的点着头,若是以四哥为右相,以陈平为左相,以刘敬为御史,以师父为太尉,这三公的实力大概是要爆表的。

        刘长还真的就有留下四哥的想法,只是,南边同样缺少一个精明强干的诸侯王,赵佗那个老头可不好对付啊,就如意这样的,能被活活玩死,何况,南方有四国呢,往后还准备继续南下,四哥坐镇在南部绝对是更加合适的。

        至于陈平,还是养好身体,大汉是不能缺少了陈平的,若是没有陈平,以后的黑锅该让谁来背呢?

        在商谈了半个多时辰之后,刘长方才让他们回去休息。

        “阿父!”

        “阿父!!”

        刘长刚刚走出了厚德殿,就看到无比激动的刘安,刘安看到阿父出来,那也是即刻上前,直接抓住他的衣袖,用力的往外拉,奈何,刘长只是一动不动,刘安想要拉动他阿父,怕是还得等上个....很多年。刘长一用力,刘安就被拽到了他的身边来,刘长蹲下来,盯着他的双眼。

        “闯祸了?”

        “没有!”

        “阿父,你跟我过去看吧!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

        刘长还从未见过儿子这么激动的样子,他有些狐疑的看着刘安,还是说道:“若是你又准备拿出什么书来给朕看...朕是不去的。”

        “不是书!绝对不是书!阿父看了,也会很惊讶的!”

        刘长无奈,揉了揉肚子,还是决定跟这竖子过去看一看,当他们走到了皇宫门口的时候,陈陶居然在这里等候着,刘长也是一愣,笑着说道:“朕的大臣里,就你最不爱来拜见朕,朕都差点忘了还有你这么一个大臣!”

        陈陶行礼拜见,笑着说道:“陛下因国事忙碌,臣无大事,又怎敢打扰?”

        “哈哈哈,你说的很对!”

        刘安笑着说道:“仲父实在是大才,墨家之贤...阿父识人之才不下与大父,这般贤才,阿父当初是如何发现并重用他的呢?”

        “额...主要就是靠长安周边的樵夫,好了,大人的事情,你就不要再询问了,你把朕叫过来,难道就是为了见陈陶的?”

        “樵夫??”

        刘安好奇的看着陈陶,说道:“原来仲父是发迹与樵夫,当真是一雅事。”

        陈陶清了清嗓子,“咳咳,也算不上什么雅事,陛下,这次请您前来,是要给您看一个东西,这东西是太子亲自研发出来的....”

        三个人坐在马车上,陈陶本来想要说的更详细一些,可刘安却不许,他执意要阿父亲自去看,陈陶也无奈,看到刘长并不反对,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就这么一路....来到了尚方的老地方,一处水流旁,看着那熟悉的房屋,刘长都有些出神,眼神复杂的看着刘安。

        看得出,刘安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下了马车,他神吸了一口气,感受着那股清香,“阿父啊,每次来到这里,我都觉得身心舒畅....”

        “我却是不喜此处....就因为来了这里一次,弄出了好大一个麻烦....”

        “阿父也曾来过这里?”

        “呵呵....说吧,要给朕看什么?”

        刘安拉着阿父一路走到了河流边,刘长抬起头来,看到了摆放在他面前的那个巨大机器,看到这机器,刘长一愣,随即连忙走上前去,看着阿父就要走进水流之中,刘安还想要提醒阿父注意安全,哪知,刘长直接走进水流之中,那水也不到他的腰...刘长更是纹丝不动,开始摸索着面前的机器。

        “这是我做的纺车...这是改成了水力的???”

        刘长瞪圆了双眼,他很快就弄明白了这台机器的作用和构造,而刘安也不惊讶,他得意洋洋的说道:“阿父曾说,仙人可以将风,水,火,雷为自己所用...这是不是阿父所说的神仙之术呢?”

        刘长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是你做的?”

        刘安看了一眼陈陶,迟疑了会,说道:“是尚方做的....”

        “当然,太子相助甚多...若非太子,这台机器也造不出来。”

        陈陶笑呵呵的说道。

        “好啊!好啊!朕实在是太轻视尚方了,太轻视你们了!!”

        刘长开心的说着,若不是这东西,他真的就要放弃尚方了,这些年里,他不断的提高匠人的地位,可尚方并没有能给他多少惊喜,加上刘长平日里繁忙,也就渐渐放弃了折腾新东西,可今日的惊喜,却让刘长再次对尚方有了信心。

        “很好,这样吧...往后你们要做什么东西,要多少钱财,都可以给朕说,朕绝不吝啬,所有参与研发,制作这机器的匠人,都赏赐百金,升两爵!”

        “臣拜谢大王!!!”

        陈陶附身大拜,刘长笑呵呵的扶起他,刘安却急忙上前,“阿父?那我呢?我也升两爵吗?”

        “你是太子,还升什么爵?!”

        “升一级是皇帝,再升一级就是太上皇....”

        “我打死你个竖...”

        刘长脱下了鞋履,刘安笑着躲避。

        陈陶认真的为刘长介绍着这台机器的作用,这台机器是按着刘长的纺车来改造而制成的,在汉初,已经具备了很多简陋的水力装置,如汉末就有匠人做过水力的玩具来奉承皇帝。水碓、水排、水磨这些都已经出现...发展并不像后人所想的那么落后。

        而水力代替人力,效率提高了很多倍,这让刘长非常的满意,不由得点着头。

        “阿父,往后,我们就要操纵火,操纵水...这才是真的神仙之法!”

        “呵,同时操纵火和水,那才是真正的神仙之法。”

        刘长说着,陈陶却不断的说着太子的好话,这些年里,刘安与尚方的大臣们越走越近,甚至多次参与了很多机器的设计和研发之中,虽说只有这么一台成功了,其他的都失败了,可陈陶认为,太子对墨家学问的研究,已经超过了当初那群齐墨。

        看着欢呼雀跃的刘安,刘长皱了皱眉头,这厮将来做了皇帝,该不会整日沉迷与此,不好好处理政务吧?

        刘长返回皇宫,正式下达了对匠人们的赏赐令,并迅速召见刘恒,准备让四哥也来看看这新机器,南边水多人少,这玩意在南方的作用可比在北方要更大啊。

        刘恒快步朝着厚德殿走去,在长信殿一个转身,却险些撞在了一个近侍的身上。

        那近侍躲闪不及,摔在地上,整个人都被吓坏了,急忙请罪。

        刘恒也没有心思跟近侍一般见识,挥了挥手,就让他离开了,就在近侍转过身准备绕行的时候,刘恒却发现,这厮的后背居然露出了个大洞,露出那雪白的肌肤,刘恒便叫住了他,那近侍低着头,不敢看刘恒。

        这近侍眉目清秀,十分耐看,害怕的样子更是楚楚动人,刘恒认真端详了许久,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黄头郎邓通拜见吴王。”

        “哦...通,不错的名字。”

        ........

        “所以,四哥你是做了个梦,梦到你坐船遨游天际,有一个黄头郎推您上了天,而梦中那个人的衣裳上有个洞...然后您就在皇宫里看到了一个黄头郎,衣裳上正好有个洞,叫邓通,为了梦中的预兆,你要将他带走是吧?”

        看着刘长那复杂的眼神,刘恒老脸一红,还是板着脸,点着头,“没错,就是这样。”

        “呵...四哥有没有想过去著书啊?”

        ps:哈哈哈,我一直都觉得历史上所谓梦到邓通是四哥见色起意,临时编出的借口。

  https://www.lewenwu.cc/90/90928/325662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wu.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u.cc